Dear CJIA-JU,

親愛的家如,

It’s your honor to be here,

這是妳的榮幸,

witnessing the progress of history,

在此見證歷史的演進,

though not in the best direction,

也許不是朝最好的方向,

but certainly in the most civilized way.

但肯定是以最文明的方式。

Emily

愛蜜麗

2010, June,24 at the UN headquarters of Geneva

民國九十九年六月二十四日於日內瓦聯合國總部


 

就如同好友貓妹所說的「去聯合國總部實習啊! 是我聽過有史以來最酷的實習經驗了!沒錯,聯合國總部實習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不是天天都有的(尤其台灣並非聯合國的一員),當初選擇英國里茲大學口譯系,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看中這個賣點^^”,我們學校每年五或六月下旬會安排學生去歐洲的聯合國總部,參觀國際會議實況與專業口譯員的工作情形,並讓我們親自坐在實習口譯廂翻譯,真是難能可貴的經驗。


 (我們都是台灣人喔:我、芊、和帶隊的Gracie老師)

(我和芊)

往年里茲大學都是去維也納的總部實習,今年學校新闢了一個據點,也就是位於世界之都─日內瓦的另一個聯合國總部,於是我便成為新路線試水溫的第一屆成員囉!

 

聯合國不愧是國際級的機構,設備一流,會議廳富麗堂皇、很有氣勢,尤其從居高臨下的口譯向看下去,西裝筆挺的各國代表一字排開看起來很壯觀。

 

我們一共參與了三個會議,分別是關於人口基金援助計畫、某單位下屆主席選舉、以及人權議題。如大家所預期的一樣,國際會議的內容其實很官腔,講白一點就是非常無趣,基本上與會者的發言內容就只分成三種:首先向主席及其他代表致謝、接著點出某問題的嚴重性、最後是強調國際合作的重要性(→重點是都沒有提出解決方法)。會議中所使用的語言根本屬於另一個世界,不管是原文還是譯文,一個個分開的外交辭令我們都聽得懂,但串成一段段的發言時我卻無法明白重點在哪裡,比較起來,我們在學校開的模擬國際會議都還要有內容多了=.=。

 

但既來者則安之,這就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組織的運作方式,要在這座世界的舞台做好翻譯的工作,我就必須去習慣這種說話方式。在閱讀成推的文件及長時間觀察專業中文口譯員的翻譯之後,從頭兩天的吐不出幾個字,到最後三天我終於比較進入狀況,翻譯可以抓住幾成內容了。

 

也許因為我們是第一屆到日內瓦參訪的學生,來到這裡後備受禮遇,甚至獲得中文口譯組的組長吳軍和另一位資深口譯員馮曉蘭小姐的個別指導(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吧!!),老師先聽我們試譯一段去年聯合國招考的考古題(我們翻得有多慘烈,各位可想而知><),然後再耐心的一句句帶我們重翻,提點我們該運用哪些口譯技巧及改進方式,讓我獲益良多。

 

在聯合國工作的老師們真的都有好幾把刷子,雖然都才四五十歲,但都已有二十幾年的口譯經驗,聽他們快速且精準的翻譯,都會有種「他們已超越人類極限」的感覺,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帶大家一窺神秘的聯合國內部:
聯合國大門

高腳椅別有深意:斷掉的椅腳是為紀念被地雷炸成殘疾的受害者,勸導是人要用談判桌來解決爭端,而非訴諸戰爭。
The Goal of the UN: Translate "War" into "Peace!"

電視或電影中常出現的畫面

其實外面的花園很漂亮,緊鄰日內瓦湖,空中還有老鷹盤旋。

看出來了嗎:這是UN的圖騰

為期五天的實習結束後,我必須承認,我和意豪持相同看法─在聯合國工作應該不是我們的菜(意豪我們一起去做直銷大會好了!!)。我個人不太喜歡如此制式僵化的語言,以及疊床架屋的龐大官僚體系,如果能有所選擇的話,我還是偏好做私人企業或小型機構的口譯。不過能有機會來這座世界殿堂走一遭,尤其是將萬國旗在空中飛揚的美麗畫面映在腦海,還是很值得了啦。

 


中華民國不是聯合國的一員,所以可惜見不到青天白地滿地紅的身影,不過沒關係,看,我把台灣帶來聯合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ilyYih 的頭像
EmilyYih

愛蜜莉的譯想世界

EmilyYi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